<progress id="dveg0"><tr id="dveg0"></tr></progress>
<div id="dveg0"><tr id="dveg0"></tr></div>

    <dl id="dveg0"><ins id="dveg0"></ins></dl>
      <dl id="dveg0"></dl>

                <dl id="dveg0"></dl>

                <div id="dveg0"></div>

                  <div id="dveg0"><tr id="dveg0"></tr></div><dl id="dveg0"><ins id="dveg0"><thead id="dveg0"></thead></ins></dl>
                    <dl id="dveg0"><ol id="dveg0"><thead id="dveg0"></thead></ol></dl>
                    <em id="dveg0"><ins id="dveg0"></ins></em>

                      <div id="dveg0"><tr id="dveg0"></tr></div>

                      天臺之窗

                      熱門搜索:二手車 房屋買賣 找租房 本地交友 找工作 發布信息

                      飛來的兒子

                      2015-12-10 10:18:15 瀏覽:7265 來源:天臺之窗  作者:小夏 我要評論 字號:T / T

                      今年2月1日,在天臺之窗論壇上出現了一條尋親貼(http://bbs.zjtt.cn/thread-356142-1-1.html),一位因天生唇腭裂而被從小遺棄的俞飛來,在1986年1月14日被一位大媽撿去撫養,如今已長大成人,養父母也已經過世,現在想尋找自己的生身父母。無奈養母過世,當初的更多的細節也無從得知,只知道自己是在天臺被撿的,大概知道自己還有個哥哥,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線索。尋親之路的艱難可想而知,連跟帖的網友都說很難找,勸他順其自然。

                      在天臺之窗首頁做了半個月的廣告,論壇點擊了一萬多次,都沒有音訊。

                      今年11月26日,天臺之窗的老樹在微信群上發現有人在轉發一則尋人消息,有人尋找失散多年的兄弟,出生時間為1985年農歷十二月初四,當初也是因為唇腭裂而被遺棄在天臺電影院旁邊的巷子,恰好第二天有個親戚在天臺北站看到過一個大媽抱著一個唇腭裂的男嬰。這個會是巧合嗎?
                        老樹仔細比對了兩條信息,發現多條線索高度重合。1986年1月14日正好是農歷十二月初五,與尋人啟示上的日期相差一天,如果是按照撿到的這個日期,那么時間剛好對上。而且都是天生唇腭裂,恰巧唇腭裂位置都靠左邊。撿到的大媽年紀也差不多,這些如果都是巧合,這個概率未免太過蹊蹺了。
                        老樹聯系了兩方的人,雙方得知消息都很激動,當初的棄嬰俞飛來當晚就想趕到天臺。俞飛來和天臺的尋親者張斌也加了微信交流,并且交換了各自的照片,發現眉眼臉型許多的相似。
                        第二天早上,俞飛來和張斌電話聯系,俞決定當天趕天臺相見。11月30日下午,俞飛來和他的四姐一家到了天臺之窗辦公室,準備在這里與張斌見面。而另一頭張斌也一直在城里等待著他們的到來。半個小時后,張斌帶著妻子趕到,兩家終于見面。想著眼前的人可能就是自己失散三十多年的兄弟,激動的心情溢于言表。兩家人坐下細聊,揭開了當年的事情始末。

                      1986年,正是天臺計劃生育執行最嚴厲的時候,張斌的父母在生下張斌之后,張母居然帶環懷孕,四個月后才發現。一心想要女兒的張家在親戚勸說下,決定生下這個孩子。在政策的高壓下,張母躲在新昌養胎,直至預產期才返回天臺,生下的這個孩子,就是俞飛來。
                        張母看到這個孩子天生的唇腭裂,一道長長的裂縫從左側上嘴唇一直連到鼻翼,那樣的觸目驚心。張斌看到這個奇特的弟弟,那個裂縫也深深的印在他的心里。一家人頓時愁容滿面,吃飽都成問題的日子,根本沒有錢來醫治這個疾病,最重要一點,如果有這個孩子,違反了計劃生育規定,家里的房子將不保。在思考一夜之后張斌的父母做出一個后悔幾十年的決定:遺棄他。張斌的父母拿了一張紅色的小被子包裹著嬰兒,里面放了孩子的生辰八字和20塊錢,遺棄了影劇院旁邊的小巷子里,希望有好心人能給他一條活路。
                        當天一個大媽撿到了他,她是天臺螺溪人,嫁到新昌,當天撿了孩子便回了新昌,而在天臺車站的時候恰巧被張斌的小姨看到。于是告訴了張斌的父母,張斌一家得知孩子被人撿走,欣慰又難過。大媽有四個女兒,沒有兒子,這孩子便成了養子,由于這個孩子是揀來的,感覺是上天賦予的禮物,就起名俞飛來。孩子撿回家后,由于唇腭裂進食困難,不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樣吞咽,不小心食物就會從裂縫中漏出來,養母就拿了個小勺子,舀了點米糊糊一點點喂,養育的艱辛異于常人。幸好這孩子還是長大了,養母一家待他如已出,好在家里經濟條件比較好,化大錢給孩子做了手術,治好了孩子的唇腭裂。雖然孩子比她的外甥們還要小,但是她的外甥們從小喊他小舅舅,親如一家。
                        而那之后,張家父母良心倍受煎熬。托張斌在新昌的小姨去打聽那個大媽,最終有一天在醫院見到了,詢問的時候,養母卻故意說自己是龍皇堂的,不想被生母找到。而張斌的小姨卻不知天臺和新昌都有個龍皇堂,使張斌以為是天臺龍皇堂,一直在天臺的龍皇堂附近尋找。而那個養母也不是新昌龍皇堂的,錯誤的信息導致日后的尋找更為艱難。
                        天臺這邊,張斌的父母在之后又帶環懷孕,生了個兒子,但是卻時時忘不了那個可憐的孩子。想著當年做的事,覺得無顏再見,說不要再去找了。張斌知道父母的心愿,決心找回那個兄弟,替父母了卻這個心愿。
                        根據當年小姨的線索,張斌再次在天臺的龍皇堂四處打聽,可惜全都說沒有。后來在平鎮找到一個修車的,跟他那兄弟年齡相仿,也是唇腭裂。一度以為他就是,可是那人否認。張斌以為他心里怨恨不想認親,也能理解。心里想著,只要他是兄弟,即便不認,只要知道他在這里,過的好,那就比什么都重要。
                        今年五月,平鎮的那人答應了去做親子鑒定,拿到血液樣本做了檢測后發現不是。失望的同時,張斌又踏上了繼續尋找的路程。在經歷過被欺騙之后,張斌決定借助網絡的力量。他四處找人發布尋人信息,在各大微信群朋友圈散布,希望借助萬能的朋友圈能有所收獲。
                        幸運的是就11月28日,天臺之窗的老樹發現了這條信息,就出現了開頭的一幕。兩家人從當年的細節一直聊到俞飛來的艱辛的成長過程,又聊到今后的打算,張斌當即表示,如果俞飛來愿意來天臺生活,家里的房子會留給他。如果不愿意,就當多個兄弟,多個親戚,日后多來回走動,至少了了父母的心愿。
                        俞飛來的四姐看到他們這樣心里高興也不舍,如果確定是的話,那么她也尊重弟弟的決定,雖然在新昌她們已經給他準備好了一切。當天談話結束之后,在張斌的要求下,老樹親手采集了俞飛來的血液樣本,由張斌寄去做DNA檢測。


                        晚飯時張斌的母親也來了,說起當年的事,一直覺得很愧疚。而張斌的父親卻沒來,說是當年由于自己沒良心,遺棄了他,現在沒臉來見他。
                        12月7日下午,送檢樣本檢測結果出來,證實了俞飛來就是張斌失散三十年的兄弟。8日上午張斌就帶上兄弟開車趕到寧波俞飛來的姐姐家,親自接回親弟弟。時隔三十年,總算讓這個流落在外的兄弟認祖歸宗,也了卻父母的一樁心愿。俞飛來從此也有了歸屬感,一件時隔良久的尋親,總算有個圓滿的結局。


                        8號晚上,失散30年的二兒子終于到平橋鎮前角張村的老家了,老樹對張父說,你這個兒子是天上飛來的。張父露出開心的笑容。

                      父子相見,俞飛來還有些尷尬。畢竟血濃于水,幾分鐘后就溶為一體了。

                      全家福終于圓滿了。

                      分享到:
                      網友留言評論

                      文明上網 禮貌發帖 0/300

                      請輸入驗證碼:

                      點擊換一張

                      關閉

                      聲明:頻道所載文章、圖片、數據等內容以及相關文章評論純屬個人觀點和網友自行上傳,并不代表本站立場。如發現有違法信息或侵權行為,請留言或直接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時內作出刪除處理。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